<source id="uux7o"></source>
      <source id="uux7o"><menu id="uux7o"></menu></source>
        <video id="uux7o"></video>
            <source id="uux7o"><mark id="uux7o"></mark></source><source id="uux7o"><menu id="uux7o"></menu></source><source id="uux7o"></source>
              <source id="uux7o"></source>

                咨詢熱線:

                13093190053
                新聞中心

                案總金額5.67億!上海芯片企業上演“三國殺”!

                發表時間:2021-09-01 15:00:00 | 瀏覽:989次

                小小一顆芯片,不僅是當下中國和美國爭奪的焦點。

                同樣也成為中國企業間在人才、技術和專利上搶奪的關鍵。

                上海,作為中國集成電路的旗幟,聚集了全球半導體產業的各路精英。而三家上海本地芯片企業近日上演的一場“三國殺”,其精彩程度堪比***。

                這一切,隨著其中一家公司登陸科創板,細節逐漸浮出水面。

                7月22日,翱捷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簡稱翱捷科技,ASR)科創板狀態已經更新為“提交注冊”,距離“敲鐘”僅一步之遙。

                在此之前的6月25日,上市委第42次審議會議結果公告顯示,批準ASR的科創板上市審核,但是在審核意見中,對ASR涉及專利訴訟和知識產權糾紛還要求進一步落實,足見知識產權案件的重要性。

                01.webp 

                 

                來源:上交所

                隨后,在7月6日的答復意見中,ASR詳細列出了與展訊公司的五起專利侵權訴訟,涉案金額超過2億元。

                02.webp 

                而這,還只是這次上海芯片幫“火拼”的一隅。


                這場以ASR為“男一號”,上海移芯和展銳通信先后登場,
                三家在知識產權方面成功上演了一場“螳螂捕蟬,黃雀在后”的大戲。

                更是有美國芯片大廠Marvell的核心資產、Intel標準必要專利、總涉訴金額超過5億這些因素的加持,使得這場“三國殺”之精彩、懸疑和刺激程度,再創科創板知識產權糾紛的新高,堪比”007“***!

                 

                01 螳螂捕蟬,黃雀在后

                展訊與ASR之戰,還算不上螳螂與蟬的斗爭,在這起“三國殺”中,展訊更像是后發制人的“黃雀”。

                ASR與上海移芯之戰,才是在先發起的螳螂捕蟬的爭斗,兩家企業互訴的金額,都超過了1億元。

                2020年12月15日,ASR的科創板申請被正式受理,招股書中在重大訴訟一欄,ASR非常簡要的披露了在去年8月提起的對上海移芯和劉石等人兩起技術秘密侵害的糾紛,要求賠償的標的高達2.35億元。

                03.webp 來源:ASR招股書


                此后,今年1月份據媒體報道,上海移芯已于2021年1月21日向有管轄權的上海市知識產權法院反訴ASR惡意訴訟,案件編號為(2021)滬73知民初223號。賠償請求金額高達人民幣1億元。

                展訊公司則是在2020年12月,對ASR在四地發起了專利侵權的訴訟,并在2021年4月在天津又追加了一起損害賠償:(2021)津 03 知民初 185 號。期間,還伴隨有商業秘密糾紛??傆嬎髻r金額達到2.232億。

                ***此,“三國殺”主角都已亮相。


                04.webp 

                02 螳螂捕蟬:緣起Marvell

                ASR為何在即將申報科創板前的這個關鍵敏感期,還要主動發起對上海移芯的技術秘密訴訟?

                這一點在3月10日,ASR在答復上市委的首輪問訊中,進行了初步披露,主要原因還是因為兩家公司的源頭都能追溯到美國芯片大廠Marvell公司,涉及到其中的人員分流與核心技術交叉。

                Marvell(美滿電子)是全球大型Fabless的半導體供應商,創始人是華人半導體的傳奇人物周秀文(Sehat Sutardja) 和戴偉麗(Weili Dai)夫婦,以及周秀文的弟弟周修武,在1995年創辦。

                在手機基帶芯片上,Marvell曾經是與高通、聯發科等并列的國際巨頭。2006年,Marvell出資6億美元收購了Intel的移動通訊芯片業務。

                但是卻在移動手機的發展過程中逐漸掉隊了,隨著高通、聯發科和展訊在4G芯片上的發力,各個產品線都面臨非常激烈的競爭,市場份額迅速下滑,移動事業部多年虧損,員工也從頂峰時超過1500人急速下降。2015年宣布關閉移動芯片部門時,全球裁員1200人,其中中國區就裁員了800人,主要集中在移動事業部MBU。

                實際上,在手機芯片市場上,掉隊的不僅僅是Marvell。更早的,像意法半導體、德州儀器、愛立信和博通公司,都已經推出了基帶芯片市場。高通、聯發科,以及中國崛起的展訊,成為為數不多的市場玩家。

                在Marvell曾經洽談的出售對象上,聯芯、展訊、ARM,甚***聯想和小米都曾接觸過,但都因為要價過高而作罷。

                ***終在2017年,ASR完成了對Marvell移動事業部的收購,包括購買相關資產并接受相關人員,收購完成后,ASR成為國內僅次于海思的第二個擁有全網通基帶技術的公司。

                ASR在招股書中還詳細披露了此次收購Mavell的專利,包括10項美國專利。以及120多人的研發隊伍被整體吸收到ASR。

                05.webp 

                06.webp 

                ASR首輪回復


                ASR與上海移芯之間的技術秘密糾紛正是緣起于這120多人Marvell團隊移接時出現的問題。


                ASR認為被告之一劉石在ASR與Marvell移動部門知識產權完成轉讓后,劉石從Mavell離職,同年成立了上海移芯,并任法定代表人。而且上海移芯研發人員大量來自于Marvell。這才導致了ASR即使要面臨科創板上市,也有極力進行維權的理由。

                 

                071.webp 

                 

                ASR首輪回復

                從ASR公布的與Marvell交易的時間線來看,5月是Marvell移動通信部門相關人員、客戶關系轉移***ASR的時候。

                07.webp 

                ASR首輪回復

                但是由于ASR對Marvell的收購從人數來看,120多人似乎只占部分Marvell的人數,被告劉石是否在被收購的人員之中,從ASR公布的信息中并不能直接確定。因此雙方在2017年5月份前后的勞動關系及相關協議或將成為本案的焦點。

                隨后,ASR公開的10項從Marvell轉讓的專利,在美國專利商標局上也顯示在8月28日完成了轉移手續。

                082.webp 

                來源:USPTO

                 

                只是ASR一直對外宣傳的接收了Marvell移動業務的全部知識產權,在ASR回復上市委的文件中,也是如此描述,這很容易讓外行人***感覺是買到了“寶”,但是僅公開的轉移10項美國專利,實在是對這個Marvell的移動通信業務只有10項知識產權的表述表示懷疑。

                 

                09.webp 

                ASR首輪回復

                按常理來說,手機芯片業務如果曾經是Marvell的一塊重要分支,其競爭對手又是高通、聯發科等專利狂魔,只有10項專利顯然難以支撐起移動芯片這一專利密集型產品的業務發展。

                 

                如果從Mavell之后幾筆較大的專利轉移記錄就可以發現,ASR獲得的Marvell的專利數量實在是“相形見絀”。

                 

                2019年12月6日,Marvell向恩智浦NXP轉讓了663件美國專利。

                 

                10.webp (1) 

                來源:USPTO

                 

                2019年12月31日,Marvell一次性的向CAVIUM就轉讓了6400件美國專利。后者是在2017年由Marvell花費60億美元收購的半導體大廠。

                11.webp (1) 

                來源:USPTO


                所以,ASR在吸收Marvell的方面,尤其是對知識產權收購的描述上,確實可能會存在讓投資者認為其已經獲得了Marvell移動業務的所有知識產權,但是實際情況是還需要深入分析,理性判斷才可以。

                 

                被ASR送上被告的上海移芯,成立于2017年2月,2019年獲得A輪融資,投資方包括了深創投、浦東科創等機構,巧合的是,兩家投資機構同時也是ASR的背后投資機構。尤其是浦東科創更是2015年全力支持ASR成立的主要力量之一。

                 

                ASR與上海移芯主要還是兩家因為核心人員流動引起的糾紛,雖然涉訴金額高,但是影響有限,但是ASR和展訊之戰,才是真正的硬碰硬,是新勢力和傳統勢力之爭,期間***精彩的還是,這是創立了兩家公司的同一創始人間的“左右互搏”。

                 

                03 黃雀在后:ASR與展訊才是真正“硬碰硬”!

                ASR在去年12月科創板申請被受理之后,展訊馬上就在四地提出的多起專利侵權指控。顯然,這是展訊早就準備好的一場必將開戰的斗爭。

                紫光系的企業看來都是擅長在對方申報受理之后馬上就提起訴訟,上一個我們曾經報道的紫光集團對紫光照明提出的商標訴訟也是這種情況。

                ASR與展訊之間的恩怨情仇可以寫一部小說了,網上其實已經有詳細的文章對此進行過詳述,可以移步搜索ASR收購Marvell MBU背后:一段有關RDA的愛恨情仇》。我對這篇文章的內容做個簡要摘編(著作權歸原作者)。

                ASR的創辦人CEO戴保家,就是前銳迪科(RDA)的創始人和CEO。

                銳迪科RDA成立于2004年,是一家專注于無線系統芯片及射頻芯片制造商。在手機基帶領域其創造的價值是不可估量的,作為國內***的自主基帶芯片供應商,RDA也受到了國內的資本關注,其中紫光和浦東科投競爭***激烈,戴保家極力反對紫光的投資,因為他認為浦東科投不會干涉RDA的發展。

                但***終結果是紫光以18美元的報價,高于浦東科投3美元***終勝出。戴保家在這場爭斗中,于2013年被解職。

                于是,在他離開RDA后,在浦東科投、浦東科創和華登國際的支持下,成立了ASR。

                ASR的名字是由三個公司組合在一起而來的,A代表Alphean,是一家韓國公司,S代表Smart IC,武平收購的羿發科技,R代表RDA的前CEO。組合起來就是ASR。

                而據這篇報道ASR的另一種調侃的說法是Anti-Spreadtrum-RDA??梢?,作為一個復仇者,ASR與展訊似乎早就注定會有一場硬仗,只是這個時間被放到了ASR科創板上市之際。

                兩家的知識產權糾紛還是很有看點,不僅有涉及核心人員離職商業秘密糾紛,還有眾多專利侵權糾紛,其中還包括了Intel標準專利,雙方還就這件專利的標準化問題及必要性展開了爭論,期間還順帶出了對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信通院)和上海硅知識產權交易中心(上硅)的司法鑒定的“互懟”。這些在知識產權圈還是有意思的話題,以下簡要介紹一下:

                1. 商業秘密糾紛及新專利申請

                在離職人員涉及商業秘密糾紛方面,展訊認為原職員湛振波于2016年2月19日自原告展訊公司離職后入職ASR公司。展訊稱湛振波擅自將其在工作中掌握的經營秘密向公司披露并允許其使用,并主張3100萬元賠償。

                湛振波在展訊公司期間參與研發、專利管理等工作。展訊認為湛振波違反保密義務,將其在工作掌握的經營秘密非法發送***自己的個人郵箱,并在入職ASR后向其披露和允許使用該經營秘密。展訊認為被告ASR在成立***初幾年沒有專利申請,在2018年12月12日以被告湛振波為發明人申請了201811514136.9號專利之后,被告ASR開始大量申請專利,展訊認為足以證明被告湛振波將其掌握的原告展訊公司的經營信息向被告ASR披露并允許其使用。

                點評:展訊的這點拿員工離職兩年后的新專利申請作為證據,恐怕很難得到支持,法律只保護離職人員1年內的專利權歸屬問題。所以除非展訊有足夠證據證明,否則很難。

                2. Intel標準必要專利問題

                展訊在上海案的訴訟專利上,使用了一件受讓自Intel的標準專利。在ASR在6月10日第二次答復上市委的回復意見中,對該案涉及的標準必要問題進行了披露。

                上海案涉及的專利原始權利人是Intel公司,是該公司在美國2005年申請PCT后進入中國,并在2012年獲得授權,2018年轉讓給展訊公司的。根據美國電氣工程師協會(IEEE)協會網站公布的標準必要專利聲明記錄,涉案專利原權利人英特爾于2013 年***2015 年曾就802.11 標準多次提交標準必要專利聲明書(Letter of Assurance),一般情況下標準必要專利聲明書可以載明專利明細,但Intel在上述標準必要專利聲明書屬于概括性質的標準必要專利聲明,并未列明標準專利的專利號明細,因此他人無法直接通過行業內公開的信息獲知涉案專利是否為標準必要專利。

                在2021年4月27日,本案的庭前會議中發行人與展訊公司均向法庭表達涉案專利為標準必要專利,但該涉案專利是否為標準必要專利仍有待法庭裁定。

                點評:對于ASR來說,在***后也是確認了該件專利是標準必要專利的,但是在第二次回復中還是進行了合理質疑,提出了需要由法庭來裁決。這讓我想起了***近發生在美國***高法院有關TCL一案的中已經明確表示不會去裁判涉案專利是否為標準必要專利SEP。其實有關到底是不是標準必要專利經常會成為訴訟雙方爭奪的焦點。當然,ASR也提出了解決方案,包括FRAND原則的合理許可,甚***是規避方案,重寫代碼等。

                3. “信通院 vs 上硅” 司法鑒定大PK

                這起案件揭開的另一知識產權圈子有意思的話題就是司法鑒定到底該怎么搞的問題:是誰出錢鑒定,就給偏向誰立場的鑒定結果?!

                2021年4月27日,在兩家在天津的訴訟案件中,展訊對ASR提出了行為保全(我喜歡稱為禁令,臨時的),沒想明白展訊為啥不去發禁令已經出名的福州中院去搞。

                在展訊給出的“禁令”理由中,提到了***重要的理由是由信通院制作的《知識產權鑒定意見書》。原告在申請書中請求法院責令被告立即停止制造、銷售、許諾銷售被控侵權產品。原告提交的《知識產權鑒定意見書》認為,被控侵權產品落入了涉案專利權利要求1、權利要求3、權利要求4 的保護范圍。

                2021年5月8日、2021年5月17日法院已就是否進行保全舉行聽證,尚未作出裁定。

                沒想到,在ASR的回復中,對信通院和展訊的這份《知識產權意見鑒定書》進行了火力全開的否定,并用“鑒定方法錯誤,事實認定錯誤,結論錯誤“這三大錯誤來啪啪打臉這份鑒定書,還是很有意思:


                av色欲无码人妻中文字幕_久久丫精品国产亚洲AV妓女_国产精品一二三区免费看_欧美一级a
                  <source id="uux7o"></source>
                    <source id="uux7o"><menu id="uux7o"></menu></source>
                      <video id="uux7o"></video>
                          <source id="uux7o"><mark id="uux7o"></mark></source><source id="uux7o"><menu id="uux7o"></menu></source><source id="uux7o"></source>
                            <source id="uux7o"></sour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