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uux7o"></source>
      <source id="uux7o"><menu id="uux7o"></menu></source>
        <video id="uux7o"></video>
            <source id="uux7o"><mark id="uux7o"></mark></source><source id="uux7o"><menu id="uux7o"></menu></source><source id="uux7o"></source>
              <source id="uux7o"></source>

                咨詢熱線:

                13093190053
                新聞中心

                英國百年律所因專利上訴答復超期,被雇主索賠10.5億歐元

                發表時間:2021-08-16 15:00:00 | 瀏覽:830次

                一家創立于1776年的英國知識產權律所“惹上了”大麻煩。英國高等法院正在審理巴斯夫狀告一家英國百年律所,因為后者錯過了歐洲專利局專利異議上訴的截止日期,對巴斯夫的一項重要專利造成了無法挽回的損害,巴斯夫認為該律所犯下了專業不當的行為。這家名為Carpmael & Ransford的律所是一家提供全面服務的歐洲知識產權公司,歷史超過200年。根據其官網介紹,該律所擁有***的訴訟能力,在專利和商標起訴、異議和訴訟支持方面具有***的實踐能力。目前在倫敦、慕尼黑和都柏林有辦事機構。其業務主要圍繞六個行業開展:生命科學、化學、材料、工程學、科技和創意品牌。之所以知識產權業務很強,是有歷史積累的。1776年,一位名叫詹姆斯·普爾(James Poole)的企業家創立了一家名為Carpmaels & Ransford的公司。普爾向發明家提供10堅尼(1663年-1813年英格蘭王國鑄造的一種硬幣)的服務,同時兼任公共專利官員和專利代理人,幫助人們度過獲得專利的復雜和令人沮喪的過程。1835年,工程師兼機械制圖師威廉·卡普梅爾(William Carpmael)與摩西合伙成立了Poole & Carpmael公司??ㄆ彰窢柺菍@母锏膱远ǔ珜д?,他在1852年通過專利法修正案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對英國專利制度進行了全面改革,并設立了今天所知的專利局。Carpmaels & Ransford的公司的早期客戶包括馬可尼和拜耳。在20世紀60年代,強生和Allis Chalmer成為該公司客戶。隨著20世紀70年代歐洲專利局的出現,其化學和工程團隊與日本的客戶建立了持續到今天的關系?;蛟S正是因為其悠久的歷史,和為世界***公司服務的經驗,這才獲得了世界化工巨頭德國巴斯夫的青睞。這起案件主要涉及一件歐洲專利EP1663458B1,名為“使用SCR過濾器的排放物處理系統和方法”,該技術能控制汽車中柴油發動機的氮氧化物和微粒物質和煙塵排放。巴斯夫認為,柴油排放標準合規是一個巨大經濟潛力的產業。這項專利***初在2004年被注冊,2009年,歐洲專利局批準了該專利。但是歐洲另外兩個化工巨頭,英國莊信萬豐(Johnson Matthey )和比利時優美科(Umicore)卻對這件專利提出了異議(opposition)。于是在2012年5月,歐洲專利局上訴委員會撤銷了這項專利。
                根據“歐洲保***典”第108條,提交上訴的截止日期為撤掉決定后2個月。巴斯夫當時的代理律所Carpmaels & Ransford在2012年7月19日對此提出了上訴,也就是過了2個月之后。雖然歐洲專利局有補救的規定,但是該重建規定極為嚴格,要求申請人/專利權人或代理機構必須證明,未能遵守***后期限是由一個運行良好的系統中的一個孤立錯誤造成的。但是Carpmaels & Ransford律所負責該案的律師在上訴日期前不久,剛剛退休,為了管理移交工作,律師繼續以顧問的身份對若干案件承擔一些責任,只是偶爾去辦公室。歐洲專利局在發給Carpmaels & Ransford的口頭訴訟記錄和撤銷決定釘在了一起,口頭審理的記錄放在了前面,但是撤銷決定規定了上訴的***后期限,但在口頭審理記錄中卻沒有。Carpmaels & Ransford的流程應該是沒有注意到撤銷決定,因此沒有記錄上訴的***后期限。而負責的律師也沒有注意到這一錯誤。直到巴斯夫自己在注意到了EP登記冊上的上訴***后期限后,才將這一期限與Carpmaels & Ransford聯系。當時,Carpmaels & Ransford的流程還主要依賴紙件,而這位負有責任的退休合伙人主要在辦公室以外工作,依靠的是巴斯夫發給他的文件,而不是實體文檔,因此這位律師沒有發現從歐洲專利局收到的文件沒有被流程部門正確處理。在上訴截止日期到期時,這位退休合伙人正在旅行,他回來時已經錯過了上訴時限。所以,基于這樣的事實,一貫嚴厲著稱的歐洲專利局認為,Carpmaels & Ransford的流程部門沒有對收到的郵件進行交叉核對,負責簽署收到文件的律師沒有對文件進行適當的審查,以及負責的退休合伙人在處理陳述時沒有對上訴截止日期進行復核。因此歐洲專利局認為在所發生一系列失敗和錯誤后,沒有理由認為未能達到上訴時限可被認為是一個運行良好的時間監測系統中的一個孤立的錯誤。所以,Carpmaels & Ransford要求恢復的請求,在2013年1月遭到了拒絕。巴斯夫在2015年更換了一家德國的專利律所以替代這家英國律所。2018年10月,巴斯夫以Carpmaels & Ransford的疏忽對其與SCR技術有關業務造成“重大損害”為由,將其告上英國高等法院,巴斯夫認為由于律所的失誤導致他們失去了一項價值10.5億歐元(12億美元)的專利。巴斯夫指出,這項將于2034年到期的專利,將使巴斯夫成為SCR產品的市場領導者。在審判期間,巴斯夫認為Carpmaels & Ransford的疏忽導致了其歐洲專利EP1663458B1重大商業機會的喪失。盡管Carpmaels & Ransford坦率的承認了這一錯誤,但是卻認為巴斯夫的這件專利實際上是一項“僵尸專利”,也就是巴斯夫不可能強制執行這項專利,也不可能對外許可這件專利,他認為巴斯夫夸大了這項專利的重要性。因此基于這件專利的一項分案EP2042227B1專利,所涉及技術與EP1663458B1相同,也被歐洲專利局異議部門撤銷了專利。據一家知識產權管理公司的報告顯示,巴斯夫因此的損失可能達10億美元。但是Carpmaels & Ransford則認為這一數額過高而不應被采納。這其中涉及的整個SCR催化劑市場的容量和許可費的計算,在Carpmaels & Ransford看來是一種”純粹的猜測“。有意思的是,在JUVE采訪相關當事人時,對于Carpmaels & Ransford當初在代理巴斯夫專利時,要極力為其辯護專利多么有價值,現在站在被告席,態度卻出現了180度的大轉彎,要去證明巴斯夫的這件專利是多么的”不值錢“。就像Carpmaels & Ransford在聲明中所說:“這項專利的產品主場非常寬泛,他們無法明智的賦予巴斯夫保護的權利”。
                Carpmaels & Ransford的合伙人伊恩·柯比(Ian Kirby)在接受采訪時表示:“每個人都知道這項專利很弱,但這并不意味著你不為之而戰?!?span style="color: rgb(43, 57, 70);">當法院詢問負責專利的律師為什么沒有在異議過程中向巴斯夫指出專利可能存在的弱點時,Carpmaels & Ransford提到了他們作用的局限性:“他們的工作并非就專利的優點提供意見,也不是尋求對專利的商業吸引力提供意見,更不用說獲得授權了,Carpmaels僅僅充當技術人員的角色?!?/span>


                av色欲无码人妻中文字幕_久久丫精品国产亚洲AV妓女_国产精品一二三区免费看_欧美一级a
                  <source id="uux7o"></source>
                    <source id="uux7o"><menu id="uux7o"></menu></source>
                      <video id="uux7o"></video>
                          <source id="uux7o"><mark id="uux7o"></mark></source><source id="uux7o"><menu id="uux7o"></menu></source><source id="uux7o"></source>
                            <source id="uux7o"></source>